主辦: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

精彩廣州 活在廣州 名菜名點

花間煙火·堿水粽的簡單與懷舊

www.pwuies.live2019-06-12 11:17:20來源: 廣州日報

在廣州每一年到了端午,我都會去獵德看劃龍舟,今年有些例外,家里添了寶寶,節日里我也陷在了喂奶、哄睡、換紙尿褲等學習實踐中,忙得暈頭轉向,但粽子還得吃,不能丟掉了傳統習俗。

現在的粽子從包裝到口味五花八門,給人越來越濃墨重彩的感覺,這個時候就想起在老家吃的堿水粽,一種回歸平淡的滋味。老家的堿水粽沒大城市里這樣復雜,而且媽媽也不會包粽子,只能委托伯娘多包一些,后來他們跟隨兒子搬到了鎮上,本應如期而至的粽子不見了,我就想著四處問人,在廣州復制一份來自粽子的感動。

首先是找粽葉。以前在老家的土坡下隨處可摘,廣州的菜市場里有很多粽葉,要選其中一種洗干凈,煮五分鐘,涼一下,再剪掉上面的硬梗。糯米則來自廣西,用食用堿浸泡一晚上,糯米會全變黃。原料齊備了,就可以準備包粽子了。

兩片粽葉交叉相接疊放,卷起來成為一個三角形漏斗狀,然后往里塞糯米,和漏斗上部平齊就可以,粽葉收攏變成三角形,最后用細線纏繞幾個回合。去皮的五花肉、紅豆,都是最基礎的餡料,更復雜的也就因人而異了。

到了晌午,粽子包好后放入鍋中,水一定要全部蓋住粽子,否則煮不熟。在老家一般是準備柴火灶或者是燒煤的爐灶,用家里最大的鐵鍋塞滿一鍋,一大堆小朋友都會蹲在旁邊焦急等,到了天黑,大人就會說可以退柴去火了,但晚上還吃不了,第二天早上粽子徹底涼了,才可以吃。今年我用電飯鍋煮,時間雖然快了,但卻沒有小時候那種樂趣。其實我童年時很討厭堿水的味道,如今我卻能一頓解決好幾個,冰涼、清香、軟糯,連著那種堿水對喉嚨的刺激都認為非常正點,還順帶消食,不需要真空包裝,也能保存好一段時間,實在是太高明了。

咖啡館、西餅店在節前都會推出各色粽子賣,咸蛋黃、芝士、香腸等口味爭奇斗艷,就是沒有堿水粽,我一問,服務人員的臉上寫滿問號,在異鄉沒有也很正常,就算是在湖南老家,它的影子都日漸稀少。我吃完懷舊的堿水粽,給父母打電話報平安,事先想的很多話一時說不上來,只愿他們身體健康。放下電話,聽到房間里傳來寶寶的哭聲,我不得不投入新的“戰斗”。

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曾俊

(編輯: 劉卓瑩)

返回首頁
 
女娲补天注册